澳门现金网 |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你现在的位置: 靖州新闻网 > 理论学习 > 理论研究 > 内容阅读
本周新闻点击排行
电视新闻
通知公告
呼声与建议
秦汉镡成—越之西瓯、汉之陆梁(下篇)
来源:靖州新闻网 浏览:1次 时间:2018-03-22 08:18:22 作者:粟堂远  陈光华 官方微博

  一、秦汉镡成与陆梁候国的辖地研究

  1、秦汉之际镡成归属争议颇多,但镡成属象郡还是武陵郡要从当时的历史记载来分析。

  根据《汉书·高帝记》:高祖五年(前202)……诏曰:其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为长沙王。那么第一代长沙王吴芮应受封于汉初,辖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5郡。

  2、但又据《史记·南越列传》:秦已破灭,佗即击并桂林、象郡、自立为南越王。与《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相同,“秦已灭”后秦将代南海龙川县令赵佗接受南海尉任器托付“行南海尉事”随后以“南海尉”名义击并了象郡,桂林郡、南海郡。

  根据马堆三号墓出土《驻军图》可明确西汉早期吴氏长沙国置郡管县,根据其图镡成应在长沙国的范围。据史记与汉书对南海、象郡、桂林的封地实属谁辖争议之多,周振鹤认为,长沙王吴芮仅有长沙一郡,武陵、桂阳为中央所属。而《晋书·地理志》“交州、条”,汉初,以岭南三郡及长沙、豫章封吴芮为长沙王。高祖十一年(前196)以南武候织为南海王。陆贾使还,拜赵佗为南越王,割长沙之南三郡以封王。记载言先封岭南三郡与长沙王吴芮,后于高祖十一年封赵佗为南越王时再封与赵佗。董远成认为:“汉高祖五年二月名义上以长沙、豫章等五郡封吴芮,但实际操作中仅有长沙一郡兑现。为弥补其他四郡之缺,只好把武陵郡划归吴芮长沙国作支郡,这样才能形成汉初长沙国,包括楚秦之苍梧、洞庭两郡。”

  3、周振鹤认为: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略定杨越,于五岭以南置南海、桂林、象郡。其中象郡相当《汉志》郁林、合浦两郡西半部及牂柯郡毋敛县、武陵镡成县、桂林郡约当苍梧郡全部与郁林、合浦两郡东半部,南海郡秦汉两代相差不大。

  综合以上诸多资料分析得出,象郡、桂林郡、南海郡在汉初高祖既封给长沙王吴芮,又封给南越王赵佗,其最合符逻辑的是象郡北部、桂林郡北部以及南海郡北部岭北之地封给长沙王管辖,岭南被南越王击并,只有这样南越王依仗岭之天堑为屏障南自立。把象郡镡成(黎平、靖州、锦屏、天柱、会同、洪江、绥宁),桂林郡(龙胜、三江、通道、成步北、武岗、新宁、东安、永州地区)汉初的桂阳郡、南海郡、彬州南部、赣州以南、岭之北为界属长沙王所辖。岭之南有天险山关以内为南越王所辖。汉初南越王拥有之地象郡以南、桂林郡以南、南海郡之南,其三郡北部的岭北之地如镡成为陆梁候国后入武陵郡,受长沙王所辖,桂阳郡为桂林郡北部属长沙王所辖,象章郡南部包括江西大余、信丰、龙南、定南、和平、龙川、全南、兴宁属长沙国王之。南越国与长沙国在汉初交界线即长沙马王堆三号墓出土地形图上标注。该图远邻区“封中”2字为界线,为“界中”之意,分别为营浦、舂陵、南平、龁道、观阳、桃阳、桂阳,其中自东而西位置偏南的县有桂阳、观阳和镡成与南越国交界。从西线起根据谭其骧、周振鹤等专家文献资料和封中图所显示,国界线应是从黔东南黎平县南侧的从江以北穿过三江以北入桂北的龙胜北部十里大山横穿越岭入广西金州西南的兴安穿行灵梁、越阳海山、都庞岭,经江永县之南,循今湘粤省界大庚岭,东下滑石山,青云山穿九连山,罗浮山为天然屏障。根据汉墓出土印章可证,龙川令印在彬州土出,彬州属桂阳郡长沙国,镡成之印为中期长沙、常德所见,镡成为象郡北属长沙国属。综上述资料得出,汉初刘邦既以象郡、桂林郡、南海郡的服岭要塞为国界线,北部为长沙王吴芮、南部归南越王赵佗(实际赵佗击并控制区)的推论得出高祖把三郡既封 吴芮又封赵佗,因而得出史籍中逻辑的正确性。也得出汉初豫章郡的一部分也曾封给了吴芮,另一部分封给英布。

  3、镡成与武陵郡的建置

  ①武陵郡始置时间,一说“高帝”置。《汉书·地理志》武陵郡,高帝???。二说“高祖五年”置。 ??据《汉书·高帝记》高祖五年(前202)……诏曰:其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为长沙王。周振鹤认为“武陵郡”地处长沙(郡以西),既不属高帝,亦不属南越(国),必然封给吴芮。与周世荣二位都认为“豫章武陵之误”,笔都认为不妥,高祖诏书本无误。汉初江西赣州之地属长沙王地,包括南海龙川也属长沙王地,后被佗击并。

  根据大秦初统标志图得知,秦统南方后龙州划归南海,镡成划入象郡,但由于实际岭上关峡,不被佗所占,镡成、龙川归长沙王所有,佗对服岭北不宜控制区。

  ②根据秦代沅、澧流域置县,武陵郡在湖南龙山里耶秦简资料中推测武陵郡建置沅陵、潕阳、辰阳、酉阳、零阳、充、门浅、沅阳、迁陵、孱陵、临沅、索 、醴阳等县,但没有镡成县,得出汉初镡成不属武陵郡,很多学者对此争议较大。里耶秦简第1373号简:“镡成”。1975年,长沙市南塘冲M24出土一枚“镡成令印”滑石印章。该墓主当为镡成县令,墓葬年代为西汉中期。1993年,湖南常德武陵酒厂M39出土一枚“镡成长印”滑石印章,另于常德三湘酒厂出土一枚“镡成之印”的滑石印章。

  综上资料说明秦代已建镡成县、西汉沿置。

  汉初,镡成不属武陵郡,那又不是象郡佗所击并,那只有与南越靠近的受令长沙王睢唯发卒五十五为五军:一军塞镡成之岭和《后汉书·南蛮西南夷列传》,秦召王使白起伐楚,略取蛮夷,始置黔中郡。汉兴改为武陵郡,认为:惟据《淮南子》此文,说明在象郡设立之前,镡成似应隶属黔中郡入西瓯族,这样更符合“塞镡成之岭”的说法,因而前所述,汉武陵郡乃是“割黔中故治所设”依此镡成好像也应属黔中或属西南夷西瓯族。李龙章认为镡成改属武陵郡时间史无明载……。《汉书·西南夷两粤朝鲜传》载文帝赐佗书曰:朕欲定犬牙相入者,以问吏。得王之地不足为大,得王之财不足以为富,服岭南自治之。这就是赵佗想要象郡镡成要害处退还南越需文帝答复之书,意思是旁边官吏说高祖皇帝所以划界长沙王国土地,我不得随意更改。旁边官吏说,南越王得到长沙王这点土地也没有大多少,得到这点土地上的财富也富不了多少,何况高皇帝让服岭南充分自治,又不要求南越赋税等。文帝要确定这些犬牙相入的地理位置要害处就是镡成以南的进入南越之处。这里地势居高临下,又有沅水交通之便,位于服岭以北,镡成在四乡河上游,翻岭后要沿河上才能进攻。如果镡成归赵所有,其地理位置向北突出,有如利刃,对汉王朝统治是威胁,反之对汉王朝形成对南越高屋建瓴之势。故汉高祖五年天下大定时,汉王朝将镡成划属长沙国,陆梁候地,演成对南越国“犬牙相入”的军事形势。

  汉初镡成不属武陵郡,也不属南越象郡,它就应该归长沙王派专人所辖,即下属须毋候所建陆梁候国,以他来对付吴氏长沙王国西南的南越国,因而镡成归属武陵郡就应该吴氏长沙国免除之后(前157)。而陆梁候国此南越国早封二年,封于高祖九年(前198),与南越国同期免除。

  4、镡成与陆梁候国的范围

  镡成虽经秦皇始建,但至汉朝沿置,他是汉朝岭南之上的军事重镇,既可抑制南方越国,又可控制西南蛮夷,由于在沅水发源之端,是渠水和清水江(亮江)分水岭处,没有大河可随意攻取,山城周围山场有绝壁山险屯兵,山险之内又有天然溶洞与无数天亢构筑成为防役工程,山内立体巷道层层相连,山顶与山脚互相贯通,形成不可攻取的天然险固。因而,秦汉皇帝派军驻守镡成,是一项南方军事稳固的方略。

  从马王堆出土的军用地图看出,当时的长沙国在南岭,镡成属长沙国西南边军事重镇,秦军以十万塞镡成之岭,从地形式上分析是贵州与广西、湖南三省交界的分水岭上南岭。在历史上镡成在五溪地区之头,并非闭塞与落后,由于其地理位置在今之四乡龙之地(即四乡河沅水发源地),往北翻过牛筋岭30里古栈道进入锦屏敦寨清水江的亮江支流,往西沿四乡河进入黎平,往南沿四乡河下进入县溪、通道,走四乡里林古道,越岭南下入镡中县(今融水)入南越,故越城岭之来历即为翻越镡成往南越而得名越城岭。往东经北入长江水系。所以“一军塞镡成之岭”自东南压制南越,向西北可退守川蜀秦地。其最主要的镡成驻军的原因就是有纵横交错、险山相依的溶洞群为基础,加上地理位置特殊,形成中国特有的军事险地。

  ①镡成在靖州直隶州治和乾隆永顺县治载地辖今靖州、黎平、通道、锦屏、绥宁、会同、洪江等地。镡成即以秦始皇驻军而成,屯军是镡成历代的特点,那么在镡成之地的历史上留下屯军的记录和标志史籍。明显,其一:就是秦代始皇《史记秦始皇本纪》:三十三年(前214年)发诸尝逋亡之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成。这里的陆梁地就是秦始皇的屯军地。当今留下二百多个团垦殖镡成周围,把驻军垦殖团变成了村寨团,二百多个垦殖团与秦始皇的发50万军之逋亡人以适遣戍相符。因而在中国地图上,今天用团起名为村寨的地名只有镡成(湖南四乡龙周围才有两百多个以团为名的团寨),才有其秦皇略取陆梁地以适遣戍的史证。故陆梁地就为镡成地,但其范围有所不同。其二,镡成第二次大的南迁驻军是明朝洪武十八年后,在靖州、黎平、铜鼓设江三卫,靖州卫、铜鼓卫、五开卫;下设所,再下设屯,黎平设16所、380屯、8驿站;靖州卫所兵额1万3千多名,分别驻防26哨堡屯住。因而屯、堡、卫所之地名都出自明朝洪武时期的屯军制度。

  ②秦皇略取陆梁地,而驻军又在什么位置呢?

  首先,我们从秦皇攻越开始分析,秦皇进击岭南的年代,《史记》、《汉书》皆无明载,因而学术界有着不同的推定,如清人仇池石在《羊成古抄》中认为是始皇二十五年(前222年);明人郭裴在《广东通志》中认定为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张荣芳、黄淼章在其所著《南越国史》一书中,经过仔细考辩,认定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年)。但以上的分析根据都不符合秦始皇攻越的实际战况。如果根据大秦初统一地图标志分析,秦始皇在大举进攻越时就已经降服白越路径,在长沙南下至赣南打开百余公里的驰道。并驻军,在东已建闽中郡。那么在攻百越最初就应该是秦皇王剪大军以任嚣为主力的军队降服百越,在灭楚之时即秦始皇军二十五年(前222年)。那么任嚣灭楚后,秦始皇才派屠睢和越佗领兵平百越。即应该是后一年秦始皇二十六年(221年),根据“淮南子人间训”记载,这场战争起初三年,赵佗和尉屠睢是失败的,五十万军队分军五处,那么,赵佗与尉屠睢共只有二十万军队攻打西瓯越。根据西瓯越就是在湘、黔,桂三省地区,今之靖州四乡龙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山岭之上。距五溪之滇,已输困难,西瓯族起初节节败退,君王译吁宋被打死,故西瓯人逃入四乡的森林丛薄溶洞中,与禽兽处,不愿为大秦的俘虏,以山险溶洞为屏障,与秦军抗衡。那么,这段时期秦军也最少用了一年时间,从前221-220才进攻到镡城四乡之地。为什么秦军没有一鼓作气的往南进攻下去呢?①是因为在镡成四乡那里有无数纵横交错的险山溶洞为屏障,西瓯军撤至山林溶洞中,大秦军无法寻找机会消灭之。②西瓯军有准备的屯粮战备物质于洞中,大秦军露宿荒野,没有建立根据地,得不到后勤保障。③三年时间秦军不停的寻找战机,不停的从内地运送粮响,并且发动大批的军队去挖深沅水上游的渠江,军队苦不堪言。为此,三年后就应该到了秦皇二十九年(前218年),此时,前方战事吃紧,公元前218年广西全州的运河也没有开通,赵佗在九凝山为帅,那么尉屠睢无法寻找到山上的藏兵洞,加上山险无法进攻,粮草又不足,三年来留军屯守在四乡河旁的山地和要道的空地上,久而久之,士兵劳倦疲乏,没有了战斗力,而西瓯军在青云山上天登坡南华山、中华山等溶洞中,他们随时可顺山顶无数天亢往山下入主溶洞,又可突然出现在山外的道路之中,随时对秦军发动进攻。秦皇二十九年,西瓯军在新推举的将军桀骏的带领下,采取夜袭、突袭和各个击破的战略方针,常年利用山上溶洞为基地,白天不下山,夜晚偷袭,使的秦军在这一年里大败,首尾无法相顾,驻扎的营地又无法自保,没有屏障作军队护体,至此,大将尉屠睢战死。四乡河伏尸流血遍野,如今九里岗古墓群应该就是秦汉战争写照。尉屠睢战死后,群龙无首,秦皇只有把赵佗军紧急调回镡成与西瓯军的正面战场,并在九凝派军驻守,也开始派兵凿渠修通南进广西全州的运河——灵渠。公元前218年,赵佗接管尉屠睢的残余部队,在四乡镡成修筑城池,保护军队士兵不被山上西瓯军突袭。这里,赵佗军在南线的十万军队也有可能消耗一半,他去时,为支援西线战区,必须调自己的五万人分兵,出来支援镡成,那么留两万守九凝之塞,三万随赵佗越越岭入镡成四乡修筑城池护卫。从时间上又要一年的时间才能实现,赵佗往九凝潇水入永州方向西入越城岭过南山入镡成驻守。此时镡成加上原尉屠睢的残部不过一、两万人。根本没有攻山的可能,暂时只能驻守,然而,秦军的失败,如消息早就送到了秦始皇面前,由于道路遥远,山险河道不畅,大秦兵力不足,秦皇昼夜调兵、征兵。因而在原赵佗和尉屠睢的军队中,没有留下各地驻军的屯兵垦殖团,他们都是些能征善战的战斗团,没有留在攻取之地屯驻,不建立根据地。然而,几年的时间没有征服西瓯族军,秦始皇于三十三年(前214年)再发卒五十万,向西瓯族地区又征战,屯垦,建立根据地,实行中县之民徙入南方三郡,与百粤族杂处。也就是秦始皇三十三年略取陆梁地的记录,秦始皇派往陆梁地的五十万军队,主要是在岭南之上的镡成周围,大多数是农垦兵团,一边种田,一边驻军要害山险和为驻军部队提供粮响,因而,先发亡逋之人,赘婿贾人,后以尝有市籍者,又后以大父母,父母尝有市籍者,秦之时“南有五岭之戌”即为陆梁之地为先。根据秦皇略取陆梁地,以为桂林、象郡的论述,把农垦团垦殖在镡成周围,可大致得出陆梁候国的范围。

  陆梁地

  (1)历史沿革:根据《汉书·高惠高后文功臣表》陆量侯须无,也为“须母”。诏以为列诸侯,自置吏令长,受令长沙王,何旭江在长沙国考古认为,陆梁侯国在桂阳郡东南侧,与长沙国交界,有受令之便,当在文帝后元七年(前157)。文帝后元十年后,桂阳郡属汉中央,陆梁侯与长沙国之间有桂阳郡隔离,不得“受令”之便。应不再“受会长沙王”。笔者认为,陆梁侯在武陵郡的镡成一带,秦始皇略取陆梁地,在岭南上把略取之地划属象郡和桂林郡的之地,只有在长沙王国西部镡成周围才是象郡和桂林郡的地属。而桂阳郡东部没有这两郡的地属。再者,在这两郡北部从古至今还留下以团为名称的村寨二百多个,这些秦汉农垦兵团都占据在岭南关险要塞和土地肥沃的盆地田土之上。所以靖州镡成四乡,应为汉陆梁侯国的中心和屯兵处。“陆梁侯须无”高祖九年即公元前198年三月丙戍封,三年薨。(高祖)十二年(前195)共侯桑嗣,三十四年毙。薨孝文后三年(前161),康侯庆忌嗣,五年薨。孝景元年(前126)。侯冉嗣,四十四年,元鼎五年(前112)坐酎金免。陆量侯封于高祖九年,废于武帝元鼎五年。

  1954年在长沙市月亮山M25武帝元狩五年(前118年)前墓葬出土1枚印文为“陆粮尉印”的滑石印章。可证明陆梁为一实际行政区划。由于陆梁侯受令长沙王,汉初列侯一般都不为诸侯国所属,只有汉高祖特别下诏“陆梁侯”受令长沙王,推测出只有陆梁侯应直接与南越相邻与军事斗争相关,而镡成同属长沙王所属。汉初镡成不为武陵郡,它应该直接为陆梁侯所属并受令长沙王。

  陆梁侯与镡成之间的关系应是陆星候国之中心左镡成,镡成实为陆梁国一县,而陆梁实际比镡成大无多少,但它在服岭之上的军事要塞意义不小。因而镡成并入武陵郡应该在陆梁侯国免时(前112年)才为武陵汉郡所属,之前都受令吴氏长沙王或刘氏长沙王,也有吴氏长沙王免后,直属汉中央所属。因而陆梁侯国拥有秦时象郡,桂林郡北部之地属长沙王。与《汉书·高帝纪》“高祖五年(前202)”….诏曰:“其以长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为长沙王”。相符。

  (2)陆梁地考证

  陆梁地在长沙国西南部镡成与南越国北部交界处,具体位置就是以镡成为中心东西伸展二百多个农垦殖团的杂居范围。

  《史记·秦皇本纪》(秦始皇)三十三年(前214),发诸之逋之人,赘婿贾人略取陆梁地,为桂林、象郡、南海、以适遣戍《汉书·高帝纪》高祖十一年即公元前196年五月,诏曰:“粤人之俗,好相攻击,前时秦徒中县之民南方三郡使与百粤人杂处”。如淳注“三郡”曰,“中县之民,中国县民也,秦始皇略取陆梁地以为桂林、象郡、南海郡。故曰三郡。三郡并非三郡所在的所有范围,而是靠近服岭以北长沙王的三郡范围,即西南镡成周围。陆梁侯与长沙国、南越国、同时封于高祖九年(前198年)至武帝元鼎五年(前112)间并存,所以汉中央不可能把三郡全封于陆梁侯。而陆梁侯的封地也就是长沙的封地,他受令长沙王,也就是长沙王封地中再封给陆梁侯。因此,长沙王西南部受封的象郡、桂林郡地盘也就是封一部分与陆梁侯,也就是陆梁侯位于越城岭以北、以西的地区。如淳注《汉书·高惠后文功臣表》陆梁侯条曰:“《秦始皇本纪》所谓陆梁地区也”。当非指陆梁国拥有岭南三郡,而指陆梁侯国位于岭南某区域。而陆梁侯因此比南越早封二年,它不可能在南越国内,他应该在南越不能够占领击并的服岭以北的镡成之地,不易被南越击并,又能为长沙王阻挡南越进攻设立屏障。所以长沙国人伸入南越国之地往其东南部桂阳和西南部镡成等2县。而东南部不可能有象郡、桂林郡之地。。只有西南部署服岭以北原象郡和桂林郡不被南越赵佗击并之地。

  镡成之所在今湖南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西南,确地是靖州四乡龙(南团一带)。在镡成周围二千多年后还有二百多个秦始皇徒中县之民戌军岭南,与百粤杂居略取陆梁侯国之地,其中靖州67个团,黎平37个团,通道43个团,绥宁46个团,会同26个团,邵阳城步县11个团,桂林龙胜县5个团,柳州地区16个团(是攻骆越时垦殖留下的)共计277个垦殖团,其中在西欧族地区是留殖261个团,16个团留殖广西柳州西部骆越之地。通过这些垦殖团的分布情况能推断出当年秦始皇略取陆梁侯国的大致驻军范围。

  (1)东部界线从湖南省洪江市深度苗族乡上坪团,小团沿公溪河南下至龙塘瑶族乡的龙水平河的上团至洞口县那瑶族乡的新团,下绥宁枫木团乡至绥宁城东高子团出关峡至城步苗族自治县的茅坪镇的三家团、三塘团、大家团再下白毛坪坪乡的杨团至五团镇,再由五团镇沿五团河逆水至广西龙胜伟江乡的上半团、乐江乡的小团,南部界线从东面龙胜乐江乡,往西过通道甘溪乡的异团入广西三江县。林溪乡小团,弄团、三团至八江乡的管团,西进入贵州黎平县,洛香镇的弄团,友团。西部界线从洛香往西进入黎平县九潮镇的弄团,往北至黎平坎寨乡的锦团村、路团,再往北至黎平敖市镇的新团、沿北隆里乡钟灵乡山岭界至锦平县平路镇的高达团,过锦屏西山界至天柱县高酿镇的塘团,过天柱县城西山岭至北邦洞镇南平团、三团再经东北到天柱兰田镇的四团,长团。北部界线从天柱最北的兰田镇南下入清水江入湖南省会同县老团,中团,然后沿清水江往东沿沅江直到湖南洪江市,再往东至巫水河交汇,继续沿沅水下至公溪河交汇处,洪江市沙湾乡的张家洲之地,

  (2)秦始皇略取陆梁地所留驻的这些农垦兵团,不散的原因主要有两个原因,1、由于秦始皇攻越后历史较短,秦灭后汉兴其部队与粤人相处为民,相互通婚成家。2、由于秦徒中县之民南戌五岭,为了生存,秦败后聚集生活,互不分散,占领广大服岭沃土为生。3、今虽留两百多个团寨名,虽大多数是农垦团编号名,但也有是后来以姓氏聚集生活为名的团赛,也不可避免秦之时没有以姓氏为编号的农垦团,综上三个方面的原因,秦皇略取陆梁地,留下的两百多个团与秦汉时一个团人数在700-3000左右的平均数相符,同秦皇三十三年,发卒50万逋亡之人,缀婿、贾人略取陆梁地,(汉代叫陆梁侯国之地)的历史相一致。

  (三)、陆梁侯国与当年岭南实地相对应的二百七十多个农垦团。

  1、秦始皇农垦团最密集属靖州西南排牙山沿线的四乡龙镡成最多,如果以南团镡成四乡为中心,东有涌团、胜团(横江桥黎江)、上头团、王家团、李家团、糜家团、刘家团、吴家团、彭家团、石家团、官团、黄家团、西有边团、官团、上团。南有拢团、天团、炮团、潘团、可团、覃团、谢茂团、松团、哨团、燕团、皇甫团。北有南团、藕团、托团、芳团、陇团、马团、黄良团,下地团、村源团、寡团、铺口乡、井水团、官团、老寨团、飞山地晏团、艮山口乡新园团,(辛、丁、补、田四家姓团)太阳平神子团、瑞团、老候团(王、石、栗、因四姓团)横江桥桥杨木团、对江团、龙岩团、泡里团(黄、张、易三姓团)铺口地灵河当团、麦团、盈团、神坪团、何家团、大堡子、罗螺 团、当团、镡成四乡就有67个农垦团,其中有18个姓氏团。镡成秦属象郡、汉初属陆梁地驻扎。其中,2、农垦团除镡成最多外,较多的是与南越直接交界的绥宁、黎平、通道三县山岭之上。

  绥宁县在秦代属象郡,汉初属陆梁侯国地,绥宁县据统计有46个农垦团,其中9个为姓氏团。绥宁枫木团乡有张家团。枫木团、心田团、竹周江苗族乡日形团,岩坪团、冲口团(余、昌姓氏团)、杨庄团。在市苗族乡的田团、黄家团,乐安镇的上团、大团、下团、新路团、老团、东山乡的鹅公团、县干团、和团、官团、朝义乡的冲口团。’河口乡的岩保团、老团、高子团、月形团、岩坪团(曾、余、王、杨、陈、秦六姓氏团)。西岩镇十甲团、老团、对江团、北边团、山口团、四团以及王、戴、于、肖、吴、郭、高、陶、周9姓氏团。

  3、通道县在秦代大部分属镡成象郡管辖如:中、西、北部的县播阳、青抚州属秦象郡,而东南部靠绥宁属桂林郡,汉初统一时由陆梁国管辖。从现有的团寨50个,县溪镇的江边团,黄土团进入播阳河桐木团、新团、古团、陈团、贺团、楼团、闷团、仲团、猛团、邓团、流团、大团、高团、西团、沙团、开花团、草坪月团、流团、杉木桥乡联团、上日团、小水团、脚下团、浅团、大团、上团、临团、镇官团、宵团、牙屯堡镇树团、水团、团头、平坦乡高团、双江乡滛团、硬团、富团、马龙乡暖团、南新团、青抚州官团、棉花团、辱团、新团、瑶团、黄土乡硬团、平等陇团、术脚乡新团、老团、脚下团。

  4、从东至西也就是黎平县与南越交界的农垦团较多,黎平与三江县相接共有48个团。黎平东面有磨团、月团、韫团、银团、叶团、魁团、罗团,往镡成四乡方向有碾团、岩团、下团、昆团、曲团、新团、欧团、靠北高屯方向有信团、上阳团、下阳团、邱团、矮达团、奋团、沈团、西面坝寨乡有路团、锦团、邓团、隆里乡高达团。东南方中朝周围北同团、皮团、梭团、硬团、口团、全团、孔团、合团、上团、官团、靠洪洲方向有欧团、梅团、顺化瑶族乡乍团、南部大团、弄团、干团、皮林管团、友团、永从乡满团以及三江县北部林溪乡弄团、水团、同乐乡七团、管团、八江乡的三团。

  5、首先在服岭南越界上还有城步县茅坪镇十甲团、王家团、八界团、段家团、三家团、塞上团、三塘团、白毛坪乡杨团、丹口镇蛇团、下团、上团、何家团、桂林龙胜县五团、长坪团、小团、上半团、下半团共计17个团。

  6、镡成以北较多的是会同县广坪镇庙背团、偏团、青柿团、三角团、烟团、高团、鬼团、左右一团、墙脚团、老林团、连山高团、许、张、米、肖四姓团,若水镇、江西团、老团、黄家团、新团、黄腊团、地湖苋管团、软团、地灵乡岩壁团、龙、何、龙三姓团,共计25个团。

  7、以洪江市深渡苗族乡上坪团、小团、上团、公溪河炉子团、太平乡黎溪团、大团、朱、窦、黄、姓氏团、洞口县那溪乡新团、计9个团。镡成西北方向锦屏新化邱团、下阳团、高达团(钟灵乡),铜鼓镇的南杨团、北杨团计5个团。天柱县高酿的塘团,邦洞镇以南平团,以北的三团、兰田村长团、血团、远口镇新团远,阳溪团、中团、老团(溪口)

  8、柳州地区在秦朝后期属象郡的镡中县,农垦团也驻扎着一小部分,如融安县板榄镇的龙团,柳江区成团镇,马鞍山乡的龙团,里团(芝山乡)南团坡,中团,柳江南区新龙团、周团,柳江北区社冲乡的龙团,三岔镇中团,来宾市南黄练镇中团,南泗乡大团,张团、团岭,上柳团、下柳团、西部七百异乡的异团,共计有17个团。

  综上秦皇农垦团的范围主要分布在越城岭西北的镡成县和西南部的镡中县,秦始皇发亡逋之人50万略取陆梁地,也就只有这两个地方,而镡中县秦属桂林郡,镡成属象郡秦皇略取陆梁地建立桂林郡和象郡也就是镡成地和部分镡中地。他把中县之民以屯戌之名驻军屯垦而略取之地,入汉时,镡成封陆梁侯须毋为长沙南边侯国受令长沙王,以防南越赵佗北扩,形成犬牙相入之地。同时在海洋山南北,汉高祖刘邦应封有海洋侯摇母余为海阳侯国,但有些学者说:海阳侯国在今河北滦县西南那是不可信的。原因是海阳县在秦之前就已有,而海阳侯国的设立与陆梁侯是汉高祖时期的越将功臣,同时也是为对付南越国在长沙王与南越边界军事防御而置。从史记年表中国名记录,海阳索隐曰海阳,亦南越县,地理志 ,以越队将从破秦,入汉定三秦、以都尉击项羽,侯千八百户。高祖十二年,七、六年三月庚子,齐信侯摇毋馀索隐,曰案;毋馀东越之族也,元年、孝惠七、五。三年、哀侯招穰元年、索隐曰:汉表作昭襄也,高后四、五年唐侯建元年,孝文二十三、孝景十六年中元年,侯省薨无后国除。从史记汉年表记载,海阳侯国应是秦时南越时县地界,海阳侯应为越队将领帮助刘邦破秦,入汉后又以都尉职攻击项羽,因此被封为海阳侯,他是东越之族(因越族出生)封侯后应在南岭之界上,为汉王朝的南门驻守。根据西汉吴氏长沙国疆域地图得知镡成为陆梁侯国之地,其陆家坡为陆梁国时期的名号山,地点在现湖南省怀化靖州县平茶镇至新厂镇以南方向,与贵州德顺乡交界线,是汉时陆梁侯国的象征,经南进入南越界,与此同时,海阳侯国应在桂林东面和九凝山西南面的灌阳全州以恭城以西的海阳山一带,海洋山为海阳侯国的象征,它是长沙国与南越国的边界关卡之地。

  根据《史记·高祖功臣侯年表》中有记载海阳《索隐》海阳,亦南越县。以越遂将破秦。入汉定三秦,以都尉击项羽侯千八百户。…子(海阳)齐信侯摇毋余。《索隐》案母余,东越之族也[38](p910),以上海阳侯本人出生为东瓯越,秦时为越地秦将反秦,加入汉军,以都尉职攻击项羽,被刘邦封侯,名为海阳侯,故海阳侯封地应为原海阳侯秦时分管越地(今海洋山一带),以对南越赵佗形成军事包围之势。

  综上所述的秦始皇发亡逋之人,缀婿贾人略取陆梁地的范围就是秦时的镡成县和镡中县的范围,其两县都是秦始皇的50万南徒之民所驻,这两县就是今天的柳州地区,桂林地区、怀化地区和黔东南地区的各部分组成,秦时的迁徒农垦团主要集中的越城岭西北的镡成县,亡秦后,南越武王赵佗击并了桂林郡和象郡南部,而象郡,桂林郡即服岭以北镡成由于地理靠岭北,加上兵洞繁多,深知难攻,道路不便难以击并,加上镡成地受长沙王部将陆梁侯须毋管辖并受长沙王吴芮统领,因而在长沙和南越国之间有一个军事侯国为缓冲区,穿插在服岭之间,形成时南越犬牙相入的军事地形。陆梁地几乎与镡成县地相吻,但也包括部分镡中县和汉后来都梁侯地(武冈其部分),因此在汉初,镡成县没有加入武陵郡的原因。由于陆梁侯国比吴氏长沙国要久,当吴氏长沙国无后,国除时,陆梁侯国依然存在,所以镡成县当吴氏长沙国国除后中央改为武陵郡所辖侯国,当陆梁侯国坐酎金国除后,改为武陵郡辖县。刘氏长沙国建立时,陆梁即镡成又划归武陵郡所属。因此,陆梁地的归属与镡成地相一致,汉初为吴氏长沙王辖地,陆梁侯镡成县地,吴氏长沙国除时,加入武陵郡镡成县。时间陆梁侯据《汉书·高惠后文功臣表》陆梁侯须毋,诏以为列侯,自置吏令长受令长沙王(高祖九年即公元前198年)三月丙戌封,三年薨,高祖十二年(公元前195)共侯桑嗣,三十四年薨。孝文后三年(前161年),康侯庆忌嗣,五年薨。孝景元年(前156年)后冉嗣,四十四年,元鼎五年(前112年)坐酎金免。由于列候汉一般都属汉郡所属,而陆梁侯是高帝特别下诏受令长沙王的陆梁侯,应该是与当时对付南越国等军事斗争而设立的。陆梁侯在设立之前应是秦时的象郡镡成,由于陆梁侯受令长沙王,而长沙王于前157年靖王吴著毙后,吴氏长沙国除,陆梁侯镡成地入汉郡武陵郡,后到刘氏长沙国建时,陆梁镡成地也属武陵郡复属长沙王辖地(到公元前112年)陆梁侯国消除,其地由镡成县所属归汉中央武陵郡所辖。武陵郡与长沙王地分离,归汉中央辖郡,长沙王地隔墙长沙郡辖地。

[编辑:邹家旺] 投稿邮箱:jzxww8227192@163.com QQ通讯群:217429310 新闻热线:0745-8227192。
温馨提示: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本网新闻,否则我们将保留追究法律责任的权利!经授权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及作者,视频、图片需保留水印。张霞
友情链接
乡镇管委会 | 党群部门 | 政府部门 | 企事业单位
乡镇管委会:
党群   部门:
政府   部门:
企事业单位: